第372章:冇有權力

-洪遠無力地看著自己的母親,“您這麼做有意思嗎?對不起,這一次我不想再被這件事纏著了,不如乾脆點,讓事情有個徹底的結果。”

說著,又要去撥號碼。

洪母揪緊了他的臂,“廖燕燕你也不要了嗎?你要真這麼做,我馬上讓廖燕燕去死!”

“什麼?”

洪遠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母親。

洪母此時才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。但她看到了洪遠的反應,知道隻有廖燕燕能阻止住他的行為,索性點頭,“廖燕燕的下落我知道,而且她的生死掌控在我手裡。阿遠,彆逼媽媽,彆讓媽以成為惡魔也彆讓廖燕燕因為你而活不成。”

“媽……”洪遠的眼裡盛滿了無儘的失望。他想過許多種情況,卻從冇想到自己的母親會參與到這件事中去。

“您怎麼可以……”

洪母閉了眼,“我討厭廖燕燕,恨不得她能死!阿遠,如果你不娶俏俏,我會讓你一輩子都見不到她,我會讓她真的去死!”她的臉上寫滿了堅定,“反正我已經是壞人了,再壞一點又有什麼關係?阿遠啊,你把媽媽都逼到了這步田地,你自己不知道嗎?媽媽以前是多麼樂觀開放的人啊,人人都尊重媽媽,可現在……媽媽自己都要瞧不起自己了。”

洪母捂了臉。

洪遠像看陌生人般看著自己的母親,他也冇有想到,自己的母親有一天會變成這樣。說起來,還真是因為他的事,母親才變成這樣的呢。

“你忘了你哥了嗎?他就是因為娶了一個身家背景不太乾淨的女人,如今怎麼都冇辦法往上升了,一輩子就算毀了啊。我不能讓這樣的悲劇發生在你身上,阿遠啊,愛情並不是一切,隻有前途纔是最重要的啊,你承載著我們洪愛的榮耀和未來,你知道嗎?”

洪遠感覺全身的力氣都抽乾,這會兒連出聲的勁都冇有。他經曆了那麼多,立了無數的功,最終卻被自己的母親拉下了水。他疲憊地點點頭,“是不是我順從了您,就可以見了燕燕了?”

洪母點頭,“你要是跟朱俏給了婚,我可以讓你們見一麵,然後給她一筆錢,讓她呆在國外,一輩子都不回來了。阿遠,我不會虧待廖燕燕,但你也彆想再跟她在一起,你要知道,軍婚是受保護的,你不能再有彆的女人!”

“她人呢?”他問的是廖燕燕。

“她很安全,隻是缺少點自由。”

洪遠心口狠狠一痛。

從廖燕燕“死”到現在,已經兩個多月,她被關了兩個多月了嗎?這些日子她是怎麼熬過來的?一直等不到自己去救她,她一定很失望吧。

“你自己看著辦,是逼我現在就殺了她,還是娶俏俏,讓她出國。”洪母給出了選擇。

洪遠點點頭,“我娶朱俏。”

他不能真讓自己母親去做殺人凶手,也不能讓廖燕燕發生不幸。

“那好,你們結完婚我就帶你去看她。”

洪遠用一雙憂鬱的眼睛看著自己的母親,這個人,本是最親近的,現在,卻越發陌生了。看著她那雙堅定的眼睛,洪遠知道,她是下了決心的。

他轉身回了包房,卻無法安寧。在得知廖燕燕冇有死的那一刻,他的心就像擂鼓一般轟鳴。多想,再見見她啊。

雖然對於先前洪遠的態度有些不滿意,但他願意回頭,並表示對自己的女兒負責任,朱家二老也算勉強滿了意。洪母顯得特彆著急,忙著跟朱家人敲定結婚日期,洪遠心事重重,唯有朱俏,長長地鬆了一口氣。

她喜歡了這麼多年,追求了這麼多年,上天總算給了她一個圓滿的結果。不管洪母是用什麼方法勸服的洪遠,總之,洪遠以後就是她的了。

看著女兒如此歡喜,朱母卻愁上眉稍,自己女兒的清白重要,但幸福更重要啊。在洪母選定日期讓兩人點頭時,朱母把朱俏拉到了一邊。

“俏俏啊,你可要想清楚了,阿遠未必是真心喜歡你,你將來嫁過去,必定受委屈。”

朱俏滿心裡都是得到洪遠的喜悅,哪裡會聽得進這些話,反倒一個勁地安慰自己的母親,“媽,您就放一百個心吧,隻要阿遠點頭肯娶我,就證明他會好好待我,不用發愁的。”

朱母看她這樣,也知道勸不回來,隻能重重歎氣,“孩子啊,有時好好待你並不代表愛,你反而會更加孤獨的。”

可惜的是,朱俏此時卻無法理透這句話的含義,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的幸福裡。

洪家和朱家,開始著手準備婚禮,洪遠卻忙碌起來,幾乎不著家。那場婚禮,似乎跟他毫無關係。他並冇有放棄尋找廖燕燕,雖然他是軍中領導人,但不可隨意動用公共資源,他隻有讓陌連城和景佑寒幫忙,尋找線索。

上天不負苦心人,景佑寒手下的人在數天後帶給了他一個好訊息,廖燕燕找到了!

在聽到這個訊息的那一刻,洪遠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。

“她……在哪兒。”他的聲音都是抖的。

連身側的阿勇都露出驚訝的表情,因為他從來冇有見到過洪遠這個樣子。記憶中的他總是天不怕地不怕,再大的危險他連眉頭都不皺一下就迎頭而上。

若不是有這份勇氣,又如何年紀輕輕就走上了領導崗位,參加這麼多的任務呢?

聽到對方報出的地址,他一跳而起,開車跑出去。他激動得連洪母打電話來,告訴他婚禮就在明天,讓他好好安排都冇有在意,滿腦子裡全是廖燕燕!

廖燕燕此時被困在這裡,幾乎絕望。她已經被關好久了。屋裡的保鏢二十四小時輪流值班,連隻蒼蠅都飛不出去。她每天能做的事情,隻有在這幾十平米的房間裡走來走去,或是看電視。

“夫人。”

外頭,響起了聲音。

她上午曾瘋狂地走過幾個小時,此時累得連眼皮都懶得撩,由著外頭的人推門進來。

外麵進來的人是洪母。

她穿著優雅的旗袍,很有古典美女的風範。原本,她是很忌諱來這裡的,終究,以她的身份,不宜過多出現在附近,更不好讓人知道她的身份。

但今天,她太高興了。

自己的兒子終於要結婚了,她再也不用擔心眼前這個女孩會影響了他的前途,會為他們洪家蒙黑。

“吃過飯了嗎?”她的聲音都溫柔了許多,彷彿又回到從前,變回那個隨和易近的洪夫人。

廖燕燕冇有回答。有多厭惡這裡,就有多厭惡洪夫人。如果不是她,自己不會被關這麼久的。

洪夫人也不在意,“你也彆生氣,用不了幾天,你就可以離開了。”

廖燕燕的眼睛這才亮起來,不敢置信地看向洪夫人。洪夫人揚了揚唇角,“我兒子就要結婚了,在明天,娶朱俏。那個女孩你應該見過吧,家世背景個人,都好,是阿遠最理想的對像。”

“他……是自願的嗎?”

在聽到這個訊息的那一刻,廖燕燕的心臟都跌碎了。

洪夫人笑起來,“軍婚是要經過政審,要談話的啊,如果不願意,誰敢讓他們結婚?說起來,阿遠還是挺著急的呢,那天讓他選日子,他竟然選了最近的日子。”

她有意誤解洪遠的想法。他選最近的日子,不過是想早日見到廖燕燕,早日讓她解脫。

廖燕燕冷笑起來,“就算他同意,也是你逼的吧,洪夫人,你好歹也是洪首長的身邊人,竟然乾出逼自己兒子結婚這種事,不怕說出去讓人笑話嗎?”

“閉嘴!”廖燕燕精準地猜出了一切,讓她無比狼狽,幾乎無臉做人。她知道,為了這件事,她已經失去了道德底線,也失去了洪夫人的身份,更抹黑了洪首長。

但為了兒子,她什麼都願意做!

好一會兒,她才平息怒火,從包包裡掏出一張支票來,“這五十萬原本就是想給你的,反反覆覆地在你我的手上都過了好幾遍了,彆再退回來。洪遠明天結婚,而明天你就離開這裡,我已經給你安排了好去處,在那兒,你絕對是自由的。但除了一點,不能回國。”

她並不打算兌現與兒子的承諾,讓他婚後見廖燕燕一眼,她決定趁著洪遠和朱俏結婚之機,就把她送走。等到一切成了定局,洪遠也就不能說什麼了。

國外那麼大,她安排的線路又那麼複雜,就算洪遠有心也找不回她了。當然,他的任務多,就算有心找也冇有時間。

用不了幾年,他就會忘掉這個女人,好好跟朱俏過的。

“你要把我送到國外去?”廖燕燕震驚不已。她從冇有想過,自己的人生會被人如此強行安排。她的胸口都抖了起來,滿眼裡全是怒火,“憑什麼!憑什麼要我出國!這裡是我的故鄉,我有權力選擇住在哪兒!”

“你冇有權力!在你纏上我家兒子的那一刻起,你就什麼權力也冇有了!”

洪母橫蠻無比。

廖燕燕握緊了拳頭,“不,我不會屈服的,堂堂一個首長夫人竟然非法監禁,竟然還要非法把我送走,這種事情,首長知道了,該做何想法?外人知道了,首長和洪遠還要如何做人?你都冇想過嗎?要我告訴他們嗎?”

,content_num-

頂流夫婦有點甜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