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亞洲車王連承禦

-

接下來的兩天裡,不斷有訊息爆料娛樂圈明星偷稅漏稅,虛假報稅的問題。

大眾忍耐是有限度的,本身日入208w就已經很讓人眼紅了,咋貪得無厭呢?

由此掀起的查稅風波,讓圈內人心惶惶。

盛天股價接連三天跌停。

陸景溪坐在床上,視線直勾勾盯著電腦螢幕上的曲線圖出神。

連承禦坐在身邊,她都冇注意到。

“在想什麼?”

她轉過頭,看他湊得很近,忙將他推遠一些,“懷錶的事,有線索了麼?”

連承禦強勢地將她抱在懷裡,“正要和你說,找到了當年做這塊表的老師傅,等你病好,我帶你……”

“今天就去!”

她一刻也等不及了。

男人並不是很讚同的蹙著眉。

隻是他的小妻子又開啟磨人**,軟乎乎的臉蛋,在他胸口貼著,時不時蹭兩下。

“連承禦,前兩天遇到馮千雪,她說我媽…是懷我之後,才和蘇明山在一起的。”

她仰起頭,眼底浮現淡淡的陰翳,看得連承禦一陣心軟。

“不是說,便宜爹咱不要嗎?”他白瓷似的手指,揉了揉她緊皺的眉心。

女孩一撇嘴,“要不要再說,我還是想知道我爸是誰的……也想知道,我媽為什麼會懷著我另嫁他人,而且我不發燒了,嗓子也好了,你看!”.㈤八一㈥0

她張開嘴巴,把喉嚨亮出來給他看。

連承禦摸了摸她的頭髮,“很漂亮的扁桃體。”

陸景溪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,“……其實也不用事事都誇一句的。”

雖然嘴上這麼說著,可時時刻刻都能從另一半口中得到表揚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

雖然外人看來,真的很幼稚。

但管他呢~

她纔不會把這樣的連承禦給外人看!

“下午帶你去。”

得到肯定答覆,小趴菜陸景溪滿血複活。

一伸胳膊一伸腿,用破鑼一樣的嗓子喊道。

“前有小蝌蚪找麻麻!現有陸景溪找粑粑!”

午飯後,兩人換好衣服戴好口罩,連承禦又給她圍了一層圍巾,才牽著她下樓。

一樓大廳。

七八名公檢法人員,將渾身陰鬱,臉上有抓痕的蘇明山圍在中間帶走了。

四周議論聲嘩然一片。

“這誰啊,竟然到醫院來抓人?犯了多大事?”

“聽說是哪個公司老總,這些人有誰身上是乾淨的。”

陸景溪挑挑眉,如今公檢法辦案,效率真的太高了。

兩天前找人發了盛天稅務問題的舉報郵件,這麼快就開始覈實辦案。

給人民公仆點讚!

她眉眼裡跳躍著開心,連承禦藏在口罩下的唇角微微勾起,“走吧,我們去做正事。”

“你不好奇嗎?”她一邊往前走,一邊追問。

連承禦捏了捏她的手指,煞有其事的模樣,“無非是被人舉報,肯定是一位善良聰慧又滿身正義的俠士所為。”

滿身正義的陸俠士偷偷發笑,隨即正色問,“會不會覺得我狠毒?”

男人斜了她一眼,手指屈起在她額頭上不輕不重地敲了一下,“隻覺得有點笨,明明有更輕鬆的辦法。”

“嗯?”她疑惑的眨著眼。

“跟你老公我說一下,保證給你辦的妥妥帖帖,何必自己跑酒吧要證據,找狗仔發爆料。”

好傢夥,原來她的點滴行動,都被他儘數掌控。

歎了口氣。

又歎了口氣。

連承禦挑了挑眉。

“你看我太緊,讓我好有壓力呀!”

她故作無奈的感歎。

連承禦眼瞳一緊,渾身都跟著繃起來。

他讓她有壓力了嗎?

然而下一秒,女孩便跳到他跟前,攔住去路,背對陽光笑嘻嘻地仰著頭。

“你現在好敏感啊連承禦!我逗你的!你一定要看緊我,抓緊我,這樣無論在哪,你都不會弄丟我!”

她晃了晃兩人交握在一起的手。

午後暖陽,風很輕很暖。

伴隨男人低沉的笑聲,他附耳道,“好的,老婆。”

一聲老婆,讓陸景溪紅了耳根。

他真的極少喊她老婆。

就還……挺好聽的。

緊跟著,他又壓低聲音道,“可是敏感的人,應該是老婆纔對,嗯?”

陸景溪一時間舌頭打結,支吾半天愣是冇吐出一個字。

她小聲吐槽,試圖掰開他的手指,“連承禦,你是車王嗎?隨時隨地,胡亂開車…今年過年,我要給你一個亞洲車王獎盃!”

但連承禦豈會被她甩開,反而更用力的和她五指交扣。

“生氣了?”

不等她回答,他理所當然地開口,“生氣也甩不掉我,這輩子都休想甩掉我,抓得牢著呢。”

他邁著長腿往前走。

陸景溪跟在身側。

隔了很多年後,她依舊清楚得記得這一天。

午後的陽光,溫暖柔和。

午後的風,蘊滿春天的希望。

===

車子開了將近四個小時,終於到達目的地。

當年製作懷錶的老師傅,如今七十多歲,隱居在景色宜人的古樸小鎮。

從車上下來,入目是如詩如畫般的徽派建築群。

連承禦左手牽著女孩,右手提著禮品,沿著小河旁的青石板路往前走。

陸景溪的腿負責走路,眼睛負責亂看。

放學回家的小孩,準備做飯的父母,河裡經過的木船,都成了這一路不可錯失的風景。

走了十幾分鐘,兩人停在一座院門前。

連承禦叩響門板,出聲問,“請問是秦德忠老先生家裡嗎?”

院內老人繫著圍裙做飯,他回頭一打眼,就能感受到這兩個年輕人氣度不凡。

關了火,走到院門口,“我是,你們是?”

陸景溪從兜裡摸出那塊金色懷錶,“老人家,貿然上門實在叨擾,有些急事想問您。”

她將懷錶遞過去,老爺子接過來,示意他們進來坐。

夕陽的暖光籠罩著院內竹藤椅上的三人。

秦德忠將掛在脖子上的老花鏡架起,隻一眼就認出,“冇錯,是我的作品,快三十年了吧。”

陸景溪心中閃過驚喜,“那您還記得訂做這隻表的買家嗎?”-

陸景溪連承禦免費全文小說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